上海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电竞

逆乱战神第三十六章四强之战一营养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5日    点击:[0]人次

逆乱战神 第三十六章 四强之战〔一〕

四强之战〔一〕

在清晨第一缕破晓阳光前,舞台边缘就早已围满了人影。

伤心的昨日不可留,他们似乎已经忘记了昨日忧伤,各个精神抖擞,精力似乎前所未有的充沛。

台下各种呼唤声不绝于耳,掌声如手鼓震耳欲聋,一个个高呼着自己心中的偶像。

赤炎满意的笑了,他很喜欢享受被别人拥戴的感觉,他认为这世间绝对没有比这让人更加开心。

他忽然觉得自己有资格站在那副画前,每当极其兴奋的时候,他就会想到那副画,想到画里面的母亲。

没有一个母亲不愿自己儿子成长起来,他的母亲也一样。

萧月也在笑,他瞟了一眼身边的赤炎,脸上的笑意更加明显,却没有知道他究竟在笑什么。

不可否认的是,他虽然不喜欢讲笑话,但他却喜欢看笑话,在他眼里,几乎每一个人都是笑话。

他杀人,而且嗜血如命,他以十年的时间走访了近半个天玄大陆,杀了十年的该死之人。

那种命悬一线的感觉,根本没人能体会,更没有人能明白他的执着。

所以,没有真正经历杀伐,没有经历过残酷生存的人,是根本就不会明白他的笑。

有的时候,连他自己都认为自己是个奇怪的人,人生中那么多爱好,但他却偏偏喜欢杀人。

至于为什么会有这种喜好,他至今都不明白。

不得不说的是,这十年来他练就了野兽的触觉,对于能够给自己生命构成威胁的人,都有着先知般的预知能力。

这更是赤炎他们无法体会到的,说的更为简单一点,这便是一种优势。

逆月没有开口也没有笑,似乎整个世界的悲伤都在围绕着她转,她的人,她的心根本就不在这。

没有笑,没有开口的人当然不只是她,另外五人亦安静的就像一尊尊雕像。

在绝对实力面前,一切都只是徒劳,他们很清楚自己的实力,他们能做的仅仅只是尽最大努力即可。

青木走了上来,换了一身白色长袍,脸上的气色看起来比昨天好了很多,人也显得年轻了些。

他手里拿着八根由竹子削成的竹签,每根竹签上面都有一个名字。

这次的规矩也很简单,一场比赛只能一人抽签,只要抽到别人的名字,那么那个人就是你要击败的人。

赤炎第一个抽签,看到签上面的名字,他的眼睛顿时亮了:“陈阳!”

陈阳苦笑,他知道对上凶神般的赤炎,根本不会有任何胜算。

所有人下去了,他苦笑着走了出来,走到了赤炎对面:“我的运气真的不好。”

赤炎道:“你难道喜欢遇到他们二人吗?”

陈阳闭嘴了,相比萧月的一招败敌,以及逆月的冷酷无情,他还是觉得赤炎可爱些。

一阵痛苦的沉思后,他只有选择率先出手,以手指代剑一剑斩出,风云四动。

赤炎速度在飙升,整个人如一道残影般,迎接陈阳那道指剑。

他伸出五指,掌指如刀,以可怕的掌力硬撼陈阳双指,两人的身影瞬间交缠到一起。

如风,如梦,如虚幻,两人的身影快的不可思议,风中的对决越发凌厉。

哧!

长剑出鞘,陈阳率先拔剑,近身肉搏,他绝非赤炎对手。

剑已刺来,且带着寒冰冷魄般的冷意,赤炎眸子发亮,迎着剑尖一拳轰了上去。

轰!

勇猛的一拳势如破竹般,轰碎了长剑,长拳再度轰出,直接击溃了陈阳层层防御,轰在他的胸口。

我们的陈阳只好再一次苦笑了,这个结果并不意外,输并不是令人可耻的事,知难而退才是睿智。

可是这样简单的道理至今还有不少人并不理解。

陈阳从远处走了过来,胸口隐隐作痛,气息不是那么平稳,脑海里似乎依旧回想着赤炎可怕的一拳。

没过过久,他忽然叹道:“师兄你赢了,恭喜!”

赤炎道:“你也很不错。”

冷冷的一句话,说完后,赤炎冷冷的走了下去。

这个时候掌声响了起来,“赤炎”这两字顿时呼声不绝,气氛达到了顶点。

“第一场比试赤炎胜出,第二场比试由萧月对决木易。”青木上来打断了高昂的气氛。

他话一落,掌声响得更加激烈,他也满意的笑了,后退几步站在了舞台的边缘处。

一身黑色劲装,一头火一样的头发,萧月脸上始终带着笑意,他看着每一个人仿佛都是这副模样。

他从人群里面站了起来,再缓缓走向舞台中央,神情略显懒散,神似市井问题青年,嘴角叼着一根不知名的草根。

十年的杀戮,十年的枯寂,十年后的比试中如烈火般席卷整个仙剑门,不得不说这的确是个奇迹。

同时,萧月还是本次大赛极有可能夺冠的人物,没有之一。

那些忘记他的人,现如今再度回忆起他昔日的风采,一个个交头接耳过后,每个人嘴巴的张的大大的。

“大师兄看起来好像很有个性好帅,简直我辈楷模。”

“帅倒是帅,就是这习性不太好,至于我辈楷模什么的,那还是算了。”

远处,萧月皱了皱眉头,他自己都没有想到,他竟然一字不漏的听到了。

“这帮混蛋,也太不尊重我这个大师兄了。”

就在他皱眉的时候,木易走了上来,木易忽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这究竟是怎样一个人?怎样的一个人才能将这流氓精神发扬光大,流氓就流氓吧!可是这流氓看起来偏偏又很厉害也看不出他们家里有不合的迹象的样子。

而这个人竟然是自己所谓的大师兄,木易觉得有些凌乱了。

“你真的萧月师兄么?”木易问。

“废话,难不成是月萧师兄么?”萧月憋了一眼木易,显得很不高兴。

作为他对手的木易,也是本次大赛力压前人的后起之秀,修为极高,已跨越元婴中期,进阶元婴后期。

可以说是本次大赛最大的黑马,相比过去的玄琴只怕有过之而无不及。

评委席上,赤萧城看了一眼凌风,淡笑道:“想不到这次比试,居然一下冒出这么多天才弟子。”

凌风点了点头,但却并没有那么强烈的喜悦感:“你说,假如玄琴在这会不会有这么出色?”

赤萧城沉默了,十年前的玄琴就表现的令他极其满意,那么十年后?

十年后的唯一一战,他已经表现的足够逆天,他若在这,又会是怎样一番结果?

他不清楚,如果没有箫月逆月,他当之无愧的第一。

他忽然收起了笑容,又道:“是啊!如果玄琴在这,又是怎样一番结果?”

凌风没有开口,这个没有结果问题他不打算在提起,没有人愿意再勾起灵霄的记忆。

舞台上,一股旋风从两大约有4000万美国人曾经遭遇过个人信息被盗的影响人中间一扫而过,两股极强的气场彼此强烈的冲击着。

商人比政治家更讲究交换的原则。萧月没有动,作为师兄,他有理由先不出手。

木易缓缓升入虚空,系统大人给神魔之井设置了那些规则呢欲全力施展最强一击,若是这一击失败,意味着他已经失去获胜的资格,如此他便放弃比赛。

风悠悠,木易全力催动玄天剑诀,无数战剑隐现,即便这些战剑并非实质化,却也锋利无比。

“万剑合一!”木易大吼一声,忽然出手,横扫一切的战剑像是上天降下的愤怒,愤怒的源头直指萧月。

“有点意思!”萧月兴奋着,眸子发着狂热的光:“你用一招,那我也只用一招。”

中医用什么药治胸闷气短
伊春牛皮癣治疗费用
杭州宫颈糜烂治疗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