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意甲

踏天争仙第三十七章十世祖宗营养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5日    点击:[0]人次

踏天争仙 第三十七章 十世祖宗

方荡拎着千叶盲草剑依旧是一路狂奔,他真正见识过修仙者的可怕,他也知道自己这一次捅了马蜂窝,就算现在身后没有人追上来,但説不定什么时候云剑山的修士就会出现在他身后,他不能被那些人见到,甚至连影子都不能被他们扑捉到。

不然他必死无疑,那双将强筋境界武者随手撕裂的双手对于方荡的触动实在是太大了。

方荡狂奔一个时辰后,四周的山林开始变化,眼前出现一条大河,河水浩渺,水面平整的就像是一面镜子,方荡瞪大了眼睛看着这条河流,呆傻了片刻后,才兴奋大叫起来。

对于在烂毒滩地长大的方荡来説,水是极为珍贵的资源,尤其是这种干净清澈的水。

现在摆在方荡眼前的竟然是这样一条大河,整整一条大河,从这边都望不到那边的大河。

方荡毫不犹豫的噗通一声跳了进去,随后方荡震惊的发现,自己在水里竟然不断的下沉,旱得不能再旱的方荡从未见过河,又怎么知道水的可怕?

那平静的水面之下暗潮涌动,方荡在河水中拼命挣扎了几下,转眼间就消失在河面,一2∟dǐng2∟diǎn2∟小2∟説,串气泡随河水消失无踪。

半个时辰之后,子云山带着云剑山弟子循着方荡一路上留下来的蛛丝马迹追到了河边。

方荡确实很小心,在狩猎方面和避免野兽追踪方面,方荡是行家,他走过的路,哪怕是一路奔跑都基本上能够做到不留痕迹,但终究不可能完全不留痕迹,尤其是方荡狂奔了十天之后,就算他心中依旧警醒,却不自觉的放松下来,这样一来一些痕迹就越来越明显。

一层剑首子云山清楚地看到方荡的脚印消失在河岸边缘,当即驭剑过河,却始终没有在对岸发现方荡的脚印,追踪到了这里,再难为继……

双目猩红,愤怒无比的子云山爆吼一声,河水炸裂,奔涌之上三丈多高,岸边树木尽皆折腰……

旱鸭子方荡根本就不会游泳,简直就是个秤砣,入水就沉,在水中一路挣扎,不知道被冲出多远,才被摸着河底爬上岸。

不过方荡算是因祸得福,若非如此的话,现在他早就被云剑山弟子追上了。

方荡浑身湿漉漉的躺在岸边,嘴中喷出一道道的水流来,他从未如此讨厌水,从未如此惧怕水,也从未一次喝这么多的水。

在水中挣扎的那种无力感实在是太可怕了,他宁可去面对烂毒滩地之中最可怕的凶兽也不愿再次接近那条河。

方荡大口大口的喘气,就像是一条被丢上岸的鲤鱼,稍稍缓过精神来后,方荡坐起身来。

放目望去,他所处的位置是一个碎石滩地,四周都是古怪嶙峋的巨大石头,到处都是纵横交错能够容一人穿过的裂缝,密密麻麻犹如迷宫一般,在这里。方荡生出一种难以言述的安全感,只要藏身在这些乱石里,神仙都找不到他。

方荡撑着身子,连爬带滚,钻入一道石缝之中,在石缝里面找到了个仅容一人趴着钻进去的石头窝,当即钻原标题:成都"蹭凉族"引热议专家称无权干涉应互相理解了进去,随后疲惫不堪惊魂甫定的方荡呼呼大睡起来。

“小子,醒醒,小子,醒醒……”

方荡困乏至极,却总是有人在他耳边苍蝇般的不断叫他,就是不让他安稳睡个好觉,就算是佛都要发火了。

方荡满腔怒火无处发泄,腾的一下坐了起来,随后方荡连忙捂自己的脑袋,原本他钻进了石窝中,别説坐起来,一抬头都要撞到脑袋,但他现在非但没有撞到脑袋,甚至根本不在他所呆的石窝之中了。

方荡瞪大了眼睛,在他眼前的赫然是一座古朴雅致,透着书香气息的宽大房间,书架上是一排排的书籍,多得数不胜数,高到望不到dǐng,远处还有一个大锅,锅中烧着开水,滚沸的茶香四溢。

更叫方荡感到震惊的是,他一醒过来,周围竟然稀里哗啦的围过来一大群人,一个个不是白胡子老头就是上岁数满脸皱纹的老太婆。

一二三四……

方荡数了数,足足十个老头十个老太婆。

被这样一群老怪物们围着,方荡感到透心般的冰凉。

方荡不由得又透过老头老婆的缝隙看了眼那口大锅,心中暗忖,“这帮老妖怪是要煮了我吃肉啊?”

此时一个年岁看起来最长,要不是双手捧着,白胡子能拖着地的老头和蔼可亲的开口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方荡眨了眨眼睛又看了看那口煮着沸水的锅,伸手在身边摸了摸,发现他的剑不见了,手腕上的一根金也没了。

方荡心中暗恨,开口道:“我身上有毒,吃了我你们必死无疑。”

一众老头老太婆哈哈大笑起来,捧着胡子的老头笑道:“吃你干嘛,你可是我们方家的子孙,是我的亲亲亲亲亲亲亲亲亲亲孙子。”

旁边一个脸上满是褶子如同妖怪般的老家伙道:“我们是你的祖宗,你是文山的孩子,来,叫我爷爷,叫他祖爷爷,他是你祖祖爷爷,这个是你的祖祖祖爷爷,这个是你的祖祖祖祖爷爷,这个是你的祖祖祖祖祖爷爷,这个是你的祖祖祖祖祖祖爷爷……”

方荡正听得头昏的时候,一个脸上满是老年斑,没有几颗牙的老太太走过来,伸出满是皱巴巴的皮肉的干瘦手摸着方荡的脸道:“哎呦,小家伙长得真招人稀罕,这双眼睛跟你爹小时候一模一样。”

方荡还从没有被人摸过脸,浑身上下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小家伙,我是你的奶奶,这个是你的祖奶奶,这个是你的祖祖奶奶,这个是你的祖祖祖奶奶……”摸着方荡脸的老太太笑呵呵的説道。

咯,方荡不知不觉打了个饱嗝当时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显然是被噎到了,他的脑子分析不出这么复杂的关系。

那一堆的祖字听的他头晕脑胀,好似又掉进了水里,摸不着天地,一脚蹬空就得淹死。

烂毒滩地中连爹娘的概念都没有,又那里来得爷爷?更何况是祖爷爷这么遥远的东西?

不过方荡却听娘详细説过什么叫做家族,什么叫做亲人,所以,方荡对于爷爷这种存在还算有些理解能力。

突然间冒出这么多认亲戚的老头子老婆子,方荡觉得无所适从。

此时咚的一声响,十几个老头老太太纷纷停下嘴巴,尤其是那个岁数最大,总是双手捧着白胡子的老头脸上露出一丝苦涩和满脸唏嘘。

就见人群分开,一个肥胖的老太婆踱着方步,缓缓走来,这老太婆岁数太大了,看起来比那个岁数最大的老头子还要老,一头银白色的头发盘在脑后,用一根简单的木簪簪住。

手中拄着一根龙头拐杖,走起路来虽然慢吞吞却有着无尽威严,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皇太后。

方荡的目光一下就被龙头拐杖吸引,一双眼睛中的光芒陡然变得锋利起来,连呼吸都开始变得沉重。

这老太太一双三角眼上下打量方荡,随后威严无比的开口道:“小兔崽子,你的父亲方文山呢?怎么好久不来看我们?当我们这些祖宗真的全都归西了么?”

“文山他一定是太忙了,所以才耽搁了没有来请安,可以理解,可以理解。”双手捧着银白胡须的老头满脸堆笑的解释道。

“可以理解个屁!他不是小孩子了,长幼尊卑不懂么?咱们三十年苏醒一次容易么?知道咱们醒了,屁都不放一个,叫这么个小崽子钻进来干嘛?滚出去,叫你爹进来,看我不将他的屁股打烂,还有你娘这个不懂事的,一并给我叫进来。”

説着老太婆用力一顿手中的龙头拐杖,咚但中方填海造地的大小、范围与速度的一声,砸得地面嗡嗡作响。

那双手捧着胡须的老头连连摇头,低声喃喃自语,嘴中念念叨叨,説什么斯文扫地,还不敢大声,被老婆子瞪眼看过去后,连忙将白胡子挡在嘴巴上,一diǎn脾气都没有。

方荡对于龙有些了解了,鸽子等人基本上已经给方荡讲明白了,方荡知道龙这东西是一种标志,和皇帝有关的标志。

并非每一个拥有龙的都是他的仇人,方荡再次看了一眼那龙头拐杖,眼前这些人不像是在作假,并且方荡也不觉得一帮老头子老婆子来认亲戚能够在他身上得到什么好处。

方荡开口道:“我娘被囚禁在烂毒滩地中的石头房子里,我爹也被囚禁在那里,你们真的是我的亲人?”“什么?”

在场的二十个老头老太太齐齐大惊,随后嘈杂一片。

“玄家的人怎么敢?”

“现在是哪个皇帝在位敢做这样的事情?”

“当初玄家和我方家有过不罪之约,文山难道造反了么?还是杀王刺驾?”

“我説一向孝顺乖巧的文山怎么会将我们这些家伙忘记,原来是被囚禁起来了!”

咚的一声,那个老太婆再次将拐杖敲击在地面上,四周立时安静下来。

老太婆此时脸上漆黑一片,犹如浓云密布,一双三角眼盯着方荡道:“究竟是怎么回事,给我详细説来。”

济南早泄治疗哪家好
四川成都肝硬化会诊中心动态
济南医院男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