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中甲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第五百七十一章记住我我搭配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21日    点击:[1]人次

重生都市作者:之仙界至尊 第五百七十一章:记住我,我是好人!

这一笑。

懵了长毛。

更加懵了飞哥!

“什么情况?”长毛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等等!”在这愈发扑朔迷离的局势下,飞哥拧着眉头呼声道。

顿时七座江淮里的四人全都紧张地盯住了那个朝甲壳虫走去的男子。

叩叩叩-!

抢在琥珀开车门之前。

陈天生扣响了车窗。

“嗨,美女,这是我们新开的足疗中心,有兴趣去试试吗?就在对面而已!”

当甲壳虫的车窗被琥珀降落,陈天生便腆着轻邪的笑容往车窗里伸进了一张传单,笑道。

这时,蒋一诺三女已经从约车上下来,走进了量贩式KTV。

“没兴趣,滚!”不待任何一丝的情感。

话落,琥珀升起车窗,熄火推开了眼下车门。

“别,别介啊美女!咱们足疗中心酬宾大放送,去享受下呗!保证给你一种不一样的舒惬爽感!”见到琥珀甩上车门,陈天生赶紧拦到了她的身前。

“听不懂人话吗?我让你滚!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看了一眼还停在路口的七座江淮,琥珀顿时掠着愠怒的口吻朝陈天生斥道。

同时心头也在七座江淮的停留中对陈天生生起了警惕之心。

这会不会是一伙的?

当她刚冒起这一念头时,陈天生那玩世不恭的声音再起,“哎呀,美女,你要请我喝酒是吗?好啊!去哪喝啊!”

唰-!

听到这。

琥珀的脸色立即陡然大变!

“去阴间喝!”

高声一吼,她猛地伸出五指曲弯成爪。

在迅雷不及的瞬息间对着陈天生的喉咙探抓而去!

“嗳不是!这好端端地怎么就动起手来了?美女,不待你这样的啊!坚持“以民为本”

从容地避开琥珀的杀招,陈天生夸张喊道。

“该死!”

眼见陈天生云淡风轻地避过去,琥珀的瞳孔立马为之放大。

摊上事了!

遇上不俗之辈了!

在瞳孔的扩散中,紧张之色也猛地从脸上乍起!

不再做保留,厉然地喊出一声找死,整副娇躯猛地拔起而起。

双膝骇人地迎着陈天生的面门击顶过去,那遍布粗茧的掌心在高举中狠狠地对着陈天生的天灵盖砸落!

暗劲后期掠起的气劲在这瞬间鼓动了陈天生身上的衣襟!

“暗劲巅峰?不错,可惜还是差了点意思!”

陈天生戏谑一笑。

话落。

在琥珀的攻势即将袭上之际。

他猛地伸出手掌横在脸前!

砰的一声随之震起!

手掌隐隐发麻,但还是纹丝不动的陈天生在这电光火石间扬起右手,抢在琥珀的手掌落下之前啪地一下紧紧地缠握住她的小臂。

没有停顿。

不给琥珀应变的机会!

那只抓着琥珀小臂的手陡然发力一甩,身形在这刹那中往后一蹭!

轰!!!

下一刻。

琥珀的身体重重地被抛甩到了地上,发出一记沉闷轰声。

纵使她身怀暗劲巅峰之势,可在陈天生面前,依然毫无招架之力!

扬起尘土的一震中,于那无数震愕的聚焦下,不等琥珀斗翻跃起,形如狮子搏兔般的陈天生嗖声往前一蹿。

直接骑在琥珀身上,从裤腰上一抽。

一根长鞭被他甩了出来!

“该死,你到底是什么人?”

恐惧在心间袭升卷起,琥珀颤吼起来。

与此同时,借势仰起上半身,双拳在一左一右中彷如双龙出海中对着陈天生的两边太阳穴狠砸过去!

迎着这一击。

陈天生不屑地戏谑一笑。

稍稍一后仰。

在琥珀双拳落空之时,他手上的长鞭被他卷甩而出。

持鞭的手猛地发起圈绕之势。

嘶嘶嘶-!

琥珀那还未来得及回收的双手顿时被长鞭卷了起来!

一个眨眼间。

双手彻底被长鞭是束缚住!

“你不是问我什么人吗?我现在回答你,一个让你看一出年度大戏的好人!对,记住我,我是好人!哈哈!”

狂傲一笑,陈天生发起那变态级的身体韧性,坐在琥珀那倒地的双腿上,呈九十度地扭转过身,抓着长鞭的另一头迅速地绑起了琥珀的双脚。

“别想着反抗!这是法器,区区暗劲巅峰,绝对挣不开的!乖!”

阴柔地舔唇一笑。

话落,陈天生站起身,不顾边上那些围观的震愕眼神,把琥珀从地上抱起,朝着甲壳虫走了过去!

“救命!”

“救命!”

“一诺快走!”

“一诺快走!”

“一诺快走!”

疯狂地挣扎着无所松动的长鞭,琥珀歇斯底里地扯喉狂吼起来。

然而边上那些围观群众在她的嘶吼声下,非但没敢上前英雄救美,反而还齐齐后退。

任由陈天生放肆着无法无天!

对于琥珀的嘶叫不以为然,陈天生悠哉地掏出琥珀身上的车钥匙,拉开车门,精准地把琥珀扔进那狭小的后排中!

没有第一时间跟着坐进驾驶座,而是背对着七座江淮做了个勾手的姿势,意思无比明显!

这是让他们行动?

在飞哥四人的懵圈中,陈天生这才悠然地坐进驾驶座,发动甲壳虫,迅速地扬长而去!

“飞,飞哥,这,这,这是什么情况?”七座江淮里,长毛哆嗦不已道。

“对方知道咱们!他跟咱们是一伙的!”惊骇十足的脸上微微发颤着,飞哥道。

“飞哥,他,他刚才这这手势是在说,说什么?”咕噜地咽着喉咙,后排二子道。

“他让咱们行动!”疯狂之意在脸上蹿涌着,飞哥咬牙说出这几个字来。

“行,行动?咱们这光明正大进去绑人?我草!这是不是太疯狂了?飞哥,你不是说不冒险吗?”二子一听到行动这二字,马上哆嗦起来。

这繁华地带,尼玛进去绑人?这要是带头套的话,分分钟得被人认为是悍威,不带头套就得暴露在监控下,不管怎么选择,这似乎都是一条绝路!

在二子这哆喊中,飞哥那凝重的咬牙之色越来越重。

到最后,额头上都渗出了冷汗来!

这一刻的他,是挣扎的!

三十万,去冒这种极有可能被通缉的险,值得吗?

肯定不值得!

可白衣男子已经打草惊蛇了,错过这次机会,他们不知道还得等到几时才能迎来下一个机会!

“飞哥,咋整!你说,你一声令下,我小黑当排头兵!”

不像二子般想得那么多,头套下的小黑狠声道。

没有对此做回应。

从纸盒上抽出几张纸巾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飞哥在咬牙的复杂中缓缓地掏出了。

(本章完)

怀化治疗妇科医院
绍兴牛皮癣医院地址
浙江白癜风医据官了解院地址
宝宝厌食怎么办
萍乡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怀化白癜风医院哪家好